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企業債權債務

民間借貸案件中如何認定借款交付?

發布人:上海專業律師代理 時間:2015-05-20 15:45:48 瀏覽量:2243

【案情】

  2011年4月17日,孫某與鄭某簽訂一份合作經營協議書,約定雙方各出資40萬元擬成立了某玩具制造公司。2011年6月18日,該玩具公司通過驗資取得營業執照。公司成立后進行了正常經營,2012年7月15日,雙方商議各追加投資25萬元用于擴大經營。但鄭某缺乏資金,遂向孫某借款25萬元作為自己對公司的追加投資。2012年7月18日,孫某將當天開戶的戶名為自己的一張存有25萬元的存折交鄭某核驗,因孫某一直負責公司的財務,在公司管錢管物,鄭某查驗存折后遂向孫某出具借條一張,借條注明鄭某向孫某借款25萬元,月息1分。后經營虧損,2013年9月20日,鄭某離開公司,但公司未經清算。2013年12月25日,孫某將該玩具公司更名后獨自經營。2014年2月18日,孫某向法院起訴要求鄭某歸還借款25萬元及相應利息。

  被告鄭某辯稱,雖然自己向原告出具了借條,但原告并未向自己交付借款,雙方的借款合同沒有生效。本案的關鍵是查清原告是否將自己所借的25萬元用于公司經營,如已用于公司經營,則被告愿意承擔股東出資義務,故本案本質上是股東出資糾紛。

【評析】

   本案之借款合同已經生效。特殊性在于原告并未將被告所借之25萬元交到被告手中或將此款存入被告之賬戶,而是將此款存入了原告自己的賬戶。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從貸款人向借款人提交借款時生效。一般而言,借款人向貸款人出具的收據(借條)是借款已經實際交付的有力證據。但實踐中,交付借款方式種類之繁多,無法窮盡,并非一定要把現金交付至借款人手中,或者把借款打入借款人指定的賬戶,即不一定要以借款人能夠實際經手的方式來完成交付,法律并沒有關于金錢交付方式的強制性規定。

   雖然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借條并未載明借款的交付方式,但被告承認其出具借條時認可原告將本屬于自己的借款存入原告個人賬戶的做法,并且也認可自己是在核驗了存有該借款的存折后,才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即應認為被告認可了原告支付借款的方式。被告作為一個經商的成年人,完全明白其出具的借條的法律意義和效果,不存在任何違背其真實意思表示之情形,其仍向原告出具借條,應視為其認可原告已經完成了交付借款之義務。

   不可否認的是,本案當事人成立的公司的財務管理存在明顯混亂和違法,且原告在未經公司清算就變更公司名稱單獨經營也存在過錯。但這種混亂是由于當事人共同造成的,不能以公司財務管理之違法和原告存在之過錯來否認借款交付方式之合法性和借款交付的完成。

   借款是否用于公司經營的問題。被告鄭昭團實際上是以原告未將其所借的25萬元用于公司經營來否認其實際借到了25萬元的事實,如上述關于本案案由部分已經闡明的,被告鄭昭團可以就此提出反訴。但他并未提出反訴,那么,在認定本案為民間借貸糾紛之前提下,原告孫明洪沒有義務舉證證明其確實已將被告鄭昭團所借的25萬元用于公司經營,原告孫明洪如何處理被告鄭昭團所借的存于孫明洪個人賬戶的款項,也不是本案需要解決之問題。因為,辯論原則和處分原則是民事訴訟法之基本原則。根據約束性辯論原則之要求,法院只能按照當事人在訴訟中指明之訴訟標的進行裁判,即法院裁判之訴訟標的應與當事人主張之訴訟標的具有同一性。處分原則主要機能為對程序之啟動、終止的主導權及劃定審判范圍。法院只能在當事人請求之范圍內作出裁判。本案之訴訟標的在于原、被告之間之借貸關系是否生效,因此原告孫明洪是否將被告鄭昭團所借之25萬元用于公司經營,屬于另一種實體法律關系。而不管是原告孫明洪,還是被告鄭昭團均未向法院請求處理此法律爭議,因此,該爭議就不在本案的裁判范圍,人民法院不能超過當事人的請求范圍進行裁判,這種民事訴訟法基本原則的要求。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線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

欢乐生肖冷热号遗漏